元末明初的诗词

题秋江送别图送杨亨衢少府参安成军事

元末明初郭钰

杨少府,紫骝马,黄金鞭,团花战袍绣两肩。
腰下雕弓悬,迥若秋鹰解绦旋。
纵之飒飒,凌千仞之苍烟。
酒酣拔剑玉龙舞,喝令西飞白日回中天。
簸海腥风白波立,压空杀气玄云连。
缘边诸将亦无数,昼拥旌旗夜挝鼓。
豹韬合变待参谋,太守抡才君独去。
送君江上君甚欢,江风吹雪芦花寒。
知君心事如秋水,故应写入画图看。
问谁画者谢君绩,不画琵琶美人泣。
舟子扬帆发棹歌,主人解剑停杯立。
我亦从军今四年,男儿姓名何足怜。
老亲白发长相忆,只得还家种薄田。

送友人从军兼呈谢君绩参军

元末明初郭钰

叹息复叹息,叹息长书空。
杀贼五年无寸功,今者又送君从戎。
七星战袍衬金甲,三山尖帽飘猩红。
牙旂晓发玉花骢,猛士双剑立西东。
爷娘妻子不用哭,上马更劝黄金钟。
黄金钟,琥珀浓,豪气千尺摇晴虹。
明日军门揖主将,论军未可皆雷同。
安成之寇容易攻,庐陵凋弊遗民穷。
自非奇谋决擒纵,烦费日久谁当供。
君家伯仲尽少年,正好变化扳飞龙。
颇闻幕府多才雄,为我问信毋匆匆。
我有大羽箭,不杀南飞鸿。
要如鲁仲连,系书射入聊城中。
祇缘骨相不受封,不如扁舟归去长伴沧浪翁。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娑婆无量苦。
人皆染色贪尊俎。
玉镂笙箫金贴鼓。
长鼓舞。
梨园弟子邯郸女。
冬衣紫貂春白苎。
凉亭暖阁消寒暑。
一旦神魂归地府。
应难取。
空教泪点多如雨。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凡夫浅智难图度。
随有愿度无不获。
何劳萦。
珠衣绮馔黄金宅。
地似掌平尤广博。
八功德水非穿凿。
白藕花中胎可托。
三生约。
如今岂可轻抛却。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四方上下天垂幕。
不比娑婆田地恶。
无垠堮。
纯将一片琉璃作。
能扫爱河波浪涸。
尽翻苦树枝条落。
智焰争容蚊蚋泊。
神超卓。
径登广大毗卢阁。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弥陀圣主垂恩泽。
洗我禅心清且白。
难寻迹。
月光倒射寒潭碧。
旧债新冤都解释。
通身变作黄金色。
一念须臾圆万德。
真奇特。
十方拂授如来职。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长生不假神仙药。
胎就眼开花正拆。
心彰灼。
永为自在逍遥客。
来度众生离火宅。
命终免被阎王责。
露地牛儿如雪白。
无鞭索。
黄金地上从跳跃。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娑婆无量苦。
横遭狱讼拘官府。
大杖击身疮未愈。
重鞭楚。
血流满地青蝇聚。
牒诉纷纷皆妄语。
无人敢打登闻鼓。
天上群仙司下土。
能轻举。
何时一降幽囚所。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法王治化消诸恶。
天上人间元不隔。
相参错。
圣凡平等同圆觉。
长见宝花空际落。
朝朝暮暮闻音乐。
衣食自然非造作。
香台阁。
遍周国界常宽廓。

渔家傲

元末明初梵琦

听说西方无量乐。
庄严七宝为楼阁。
玛瑙珊瑚兼琥珀。
光堪摘。
金绳界道何辉赫。
宝树灵禽皆化作。
满地凫雁鸳鸯鹤。
鹦鹉频伽并孔雀。
争鸣跃。
更看朵朵金莲折。